演员 李贞贤 / 照片提供=CJ娱乐

 

演员苏志燮说“比我小的演员里演绎出了更大的东西。”电影‘军舰岛’里面与他搭档拍对手戏的李贞贤,照苏志燮的话,‘军舰岛’里李贞贤的存在感非常巨大。日本殖民时期,被强征到日本军舰岛的朝鲜人拼命试图逃离的故事里,李贞贤饰演从中国被送到日本的慰安妇末莲一角色,她是一个虽然瘦到只剩皮包骨,但依然能勇敢自信地说出自己的想法的人物。

李贞贤饰演末莲,感受到了强烈的责任感。虽然没有人要求她这么做,但是她看了国内外关于慰安妇的纪录片,强制自己减重,并学习方言,为了能张嘴就骂人,还进行了‘骂人辅导’。她完全地投入,成为了军舰岛的‘末莲’。

10.饰演非常敏感的慰安妇受害者角色,选择作品的理由?
李贞贤:此前很多作品都描述过了慰安妇受害者,大多数是单方面的忍受,悲伤的样子。读了‘军舰岛’的剧本,觉得末莲是个女超人。她是同行的女性们的精神支柱,最后还扛起了枪于日本军战斗。我怀着荣幸的心决定出演,感受到了强烈的责任感。国内外的纪录片都看过了,虽然导演并没有要求,但是我努力减重到能看到肋骨的程度。

10.因为是朝鲜人的支柱,被宣告送去当慰安妇的场面印象深刻。非常淡定,伤感。是如何演绎的?
李贞贤:这个场面,我看剧本的时候都哭了。对剧本的时候也从悲伤的角度出发。在拍摄前看了一部纪录片,在朝鲜的一位慰安妇奶奶说着残忍痛苦的过去,一边抽烟一边描述。反而让人更心痛。我觉得要表现出她那个的样子。

10.方言和骂人的话很自然有点被吓到。有没有难的地方?
李贞贤:原来的设定是末莲用的是首尔话。用首尔话的话,看起来会更优雅,所以我提议了用方言。准备的时候我不知道有多后悔。(大笑)就算方言错了一个词,拍摄也进行不下去。虽然我很努力地去骂了,但导演还是觉得不自然。饰演画匠的演员尹敬浩成为了我的老师,教我方言和骂人。即使这样,后期录音还是重新录了两遍。录了一遍之后,准备下一次录音的10天期间真的非常痛苦。在家里也一直不离方言和骂人,父母也吓了一跳。下次再也不演方言的戏了。

10.扛起很重的枪非常吃力,依然勇敢抗争的样子,非常印象深刻。拍摄背后的故事呢?
李贞贤:要扛5kg的枪,但是实感非常的重。因为枪身很长,所以不停地打颤。但是那场戏是和200多名群众演员以及武术队一起拍的,如果我打颤的话,所有的都要重新再拍,知道我非常不安的志燮哥哥在旁边‘现在装弹,小心线,后退,再装弹’提醒我。这样的动作戏拍完后回到住处,身上到处是擦伤。看着伤口,想着‘我还是做了点什么的啊’冷静了下来。(大笑)

10. 和素姬角色的儿童演员金秀安搭档得挺好的,金秀安的演技怎么样?
李贞贤:3年前和延相昊导演一起做过短片电影节的评审。在电影‘豆芽’里看过金秀安,演技非常好。我记得当时我强烈地建议把女主角奖颁给她,从那时开始一直是秀安的粉丝。在现场,秀安的外号叫‘秀安百货’,提着果冻边走边分,在拍摄结尾时,她还手写了信。

10.在激烈的拍摄场,演员和工作人员间的友谊也变得很深厚吧。
李贞贤:我还是第一次在我的戏都拍完了之后,还留在现场。可能因为大家一起辛苦过来了,像是一家人一样。拍摄3个月后左右,我结束了公演活动从中国直接就去了拍摄现场,即使大家都很疲惫,还是聚在一起唱歌跳舞,一起玩。我抵达后不禁‘哇’的一声,从车里拿出了扇子跳舞。

10.戏路非常多样,选择作品的标准是?
李贞贤:我常考虑我能不能拍得有意思。到了30岁也更从容了。如果一味追求谦和名利的话,早就在中国拍电视剧,拍商业电影了。但是那些并不是我的目标,想要遇到能够让我幸福的作品。‘诚实国度的爱丽丝’(2015)的制作费是6000万韩元,这次‘军舰岛’是220亿韩元,两部作品拍摄的时候,我的幸福指数是一样的。只要是对电影有热情的人们聚集的现场就是好的。1000万韩元?并不是的,只要是有意思的,即使是500万韩元的电影我也会参与。

10.此前演绎了很多强势的角色,没有对一般角色的渴望吗?
李贞贤:虽然独特的角色非常有意思是事实,但是也想尝试自然的演技。所以出演了‘SPLIT’(2016),甚至都不需要化妆,直接去拍摄现场就这么拍了。没有要故意表现出什么,很自然地演绎,非常有意思。

10.最为演员,坚守的信念是?
李贞贤:责任感。15岁时拍了‘花瓣’(1996),是一个疯少女的角色,因为我的演技很烂,张善宇导演都扔剧本了。在住处里大哭,苦恼‘疯了怎么演’,最后才明白要真的疯。从拍摄前开始就换好衣服,像疯子一样在现场游荡。制作组的姐姐要提着到处游荡的我去拍戏。之后导演担心地说道“这孩子拍完戏了还是这样的话,怎么办呢”。因为有责任感,才能做到那样的。

演员 李贞贤 / 照片提供=CJ娱乐

 

源报道: 2017/08/02 记者:玄智珉 翻译:罗程文
<ⓒ “tenasia” 未经允许请勿转载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