演员 姜河那/ 照片提供=乐天娱乐

 

接受了致命一击,又变得无比的愉快;非常强烈,又瞬间放松表情让对方卸下防备——演员姜河那的作品是如此的多样。他在新作品‘青年警察’里饰演理论满分的警校生熙烈,展示了20岁的稚气和青涩的成长过程。‘20岁青春’的人设会让人想起2015年上映的电影‘二十’的京载,但是姜河那变了,现在是值得去看的姜河那。

10.‘青年警察’的熙烈与‘二十’的京载有相似的一面,没有苦恼吗?
姜河那:没有为了管理形象而去挑选作品,只要剧本有意思就会选择。读了‘青年警察’的剧本觉得非常有意思,那个感觉和读了‘二十’的剧本时差不多。实际上也有差不多的镜头,因为想尝试不一样的表现,所以曾经很苦恼。接触之后,发现两位导演很熟。

10.京载和熙烈是有点傻的角色,实际中有犯傻的一面吗?
姜河那:我从来没有觉得傻,但是和熟的男性朋友聚在一起的话,都会被拉低水平。单独看的时候是挺好的朋友,在一起时都变得有点傻。(笑声)

10.‘青年警察’里凸显了和朴叙俊的兄弟情,对他的第一印象怎么样?
姜河那:我记得我曾远远地看过他主持SBS演技大奖的样子,之后在‘釜山行’VIP试映会上,他坐我旁边。个子很高,穿着很帅,我以为他是个冷酷高傲的人,但是在拍摄‘青年警察’前第一次见面时,他带着让人非常舒服的微笑,那天我们就变熟了。

10.配合非常默契,听说因为笑声NG了很多次。
姜河那:有一场我向叙俊哥哥吐痰的戏,要瞄准非常难,偶然一次吐准了,但是因为笑声要继续重新拍。因为我们两个人都很放得开,摄像师也爆笑,使得摄影机晃了。听说是非常专业的摄影师,平时并不笑的。

10.看之前的作品,比起女演员,与男演员合作更多呢
姜河那:可能因为跟女演员站一起的画面不太配吧。虽然比起异性,与同性搭档会更方便,但是并不是说与女演员演戏会感到不舒服。

演员 姜河那/ 照片提供=乐天娱乐

 

10.在夜店里努力搭讪女孩的场面引起了大笑,有有趣的故事吗?
姜河那:因为我靠过去时,女孩们要都走开,所以我故意跳奇怪的舞。练习了几个奇怪的舞,在现场非常认真地跳了,但是那个场面一次也没确认,实在是不忍心看。不光是我,周围的工作人员也都捂着脸,很尴尬。

10.熙烈是因为讨厌精英路线所以报名警队的人物,此后渐渐找到了梦想。你小时候的梦想是什么?
姜河那:高一的时候有3个梦想,军人,纪录片导演,演员。因为一直继续学习表演,自然而然地就做这行了。小时候,看了电影‘共同警备区JSA’很憧憬当宪兵,所以这也是报名宪兵的一个原因。我常看纪录片,而且并不挑题材,昨天也看了。虽然家里没有电视,但会合法地下载纪录片来看。虽然纪录片也有剧本,但是因为不会造假,所以很喜欢。

10.往后有打算执导纪录片的梦想吗?
姜河那:额…还是先把演技做好吧。(笑声)

10.有‘好话机器’的别名,有想过得到什么与演戏相关的标签吗?
姜河那:没有啊,只是想成为演技看起来很舒服的人。

10.定型在善良的形象里,有没有不方便的?
姜河那:我很喜欢玩。(笑声)曾经有过在梨泰院通宵喝酒,和朋友在一起也说脏话。曾经有过休息的某天早上睁眼的时候,因为天空非常漂亮,说走就走地就去济州岛了。只带上内衣和衣服几套,骑着自行车进行了3天2夜的旅行。因为‘好话机器’的别名误会我活得很累的人很多,其实我活得很舒服。只是我希望我遇到的人都不要愁眉苦脸的而已。

10.有过低谷期吗?
姜河那:虽然没有很大的低谷期,但是‘东柱’(2015)拍摄当时心里非常难受。我饰演历史人物尹东柱感到十分有压力,每个镜头都苦恼‘这样对吗?错了吗?’因此并不幸福。我觉得是到了瓶颈,所以拍摄结束后就开始了冥想,之后改变了很多。如果说以前是为了幸福而努力,现在是每个瞬间都幸福。

10.9月11日入伍,比其他的演员们要早入伍,有什么原因吗?
姜河那:很多欲望正在冒出来。我想很舒服地去演戏,但是有一种有人在背后推着的感觉。很想享受拍戏,但是因为想要拍出作品的欲望而变得不自在,所以我认为现在到了该入伍的时期。我认为退役之后,因为我积累的经验,会能感受到更大的快乐的。

10.马上就要30了,作为演员,怎么看待年龄?
姜河那:从小时候开始一直都想快点长大,很期待30岁。周围的人说‘就算到了30岁也不会有什么不一样的’,但是很想感受30岁。因为年龄前一位数字改变的话,应该会有不一样的想法的。
源报道: 2017/08/09 记者:玄智珉 翻译:罗程文
<ⓒ “tenasia” 未经允许请勿转载>